L℃宠猫专业户👻

一团:团偏千

家族:团偏马,逸,源

乐华七子:团偏昊,丞

cp:凯源,凯千,源千,七折,嘉逸,源霖,文轩,鑫逸
皇权富贵,毕侃

典型的乱炖女孩

注:只要你讨厌yjy我们就是好朋友!!!

预告





他是钢琴天才,音乐完美,完美到像是电脑合成的一般。


他是普通的琴童,却被告知不懂爱。



没关系啊!你不懂我懂啊!


我们还有很多时光来一起摸索如何去爱啊!


预告



人生海海,在过去的那二十几年里,他生命中的每一个重要时刻,似乎都有他。


而往后岁月漫漫,说实话,他也不太想缺席。


预告


窗外飘着如丝的细雨,昏黄的路灯光打在水雾上,如同梦境。

而后时隔一年,他终于又等到一场雨。

1 他并不在意,他只是生气





几个月之前的三月中旬,A大校门口栽着的杨柳长长的枝条垂落,轻轻抚过地面,柳絮飞得漫天都是。




可李希侃并没有觉得美,他踢了一脚身旁的树,周遭的人便被这样的动静吸引了目光,皱着眉看他,大概觉得他像个蛮横无理的流氓。






然而,他并不在意,他只是生气。






那天是他的生日,他上午特地打了电话约毕雯珺晚上一起看电影。





毕雯珺却说:“快考试了,我还没有复习,就不去了。”






个大猪蹄子!没有风情!和你的书过一辈子吧!






李希侃不满极了,于是气呼呼地挂掉了电话,跟他闹了个不欢而散。






可后来他想了一个早上,觉得自己是太过无理取闹了些,就又买了毕雯珺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到A大校门口找他,打算跟他和好。






岂料他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。





李希侃到处寻,也不见他的身影,最后还是遇到他的好友,才得知了他的下落。







“他请了一下午的假,没有来学校去,”他的好友顿了顿,补充道,“黄明昊也没来,应该是跟他一起的。”





黄明昊?毕雯珺你个大猪蹄子!


银蓖









初见程潇,是在春雨绵绵的时节,黄明昊捧着一株已无生气的马蹄莲找到了她的花社。






花社里是满满一院盛放的白色马蹄莲,高雅而圣洁。



程潇倚在栏杆边,长至曳地的青丝有一缕落到池边。






“程姑娘,请你救救这花。”




程潇回眸望去,嫣然一笑,颔首应允了。





程潇每日会花三个时辰照顾那株花,费尽心思。不过几日,花就恢复了生气。



她给花儿浇水时,黄明昊就站在一旁看着,顺便学习种花之术。




有时也帮了倒忙,前些日子就险些撞倒了一盆马蹄莲,好在程潇手快,接住花盆。




她也不加责怪,反而朝他安抚一笑,柔声说没事。




平时闲着无事,程潇总爱坐在池边,抚琴唱曲。这是,黄明昊就会拿出长笛,和一曲。



琴笛相和,不绝如缕。



她抚琴抬眸,他横笛低首,眸光交汇处,情深意浓。








程潇在房中,摆弄着雕花木架上的瓷瓶,一个个形状、色彩各不相同的精致瓷瓶一字排开,足足有四十八个。




她的这个小癖好黄明昊早就知道,拿起桌上的新瓷瓶问道:“这不是上次我和你一起去选的吗?怎么还没摆上去?”




程潇夺过他手中的瓷瓶,莞尔笑道:“因为我不打算要了。”






作势就要扔出去,却被黄明昊一把拦住,一脸的紧张,惹得程潇“噗嗤”一笑:“跟你开玩笑呢。”




黄明昊抽出瓷瓶,转而握住她的双手,目光灼灼:“潇潇,嫁给我可好?”





程潇扬起下巴,饶有所思:“我得想想。”






话音刚落,不料黄明昊的手却向她腰间探去,程潇特别怕痒,连连跺脚要避开,满室的笑声,但怎么也避不开,程潇不禁喊道:“黄明昊,君子动口不动手!”





他倒是毫不在意,继续进攻,见她又急又羞的样子,也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当了君子,没了妻子,这样的君子我还是不要当了。”






“好,黄明昊这可是你说的,不许反悔。”





程潇伸出手,黄明昊坦然伸手,勾住她的小指,拇指印上拇指:“绝不反悔。”













明月当空,红烛在亭。





大红的锦缎铺满了庭院,满池碧波也映着喜庆的红,四周摆放着白色马蹄莲。




程潇着花冠霞披,长发未系,垂落在地,仅在鬓边别了朵鲜花。




姣好的容貌在明月烛火下,显得更加灵动。




黄明昊一袭大红喜服,临风而立,眸色深深。








合卺交杯后,程潇笑着将银梳递到黄明昊的手中,转身背向他。





黄明昊执着银梳,为她梳理长发,一下又一下,从头到尾。






梳完头,程潇小心翼翼地执着剪子,剪下他一绺长发。






黄明昊拿着剪子,手抚着她的长发:“潇潇,你真的想要结发吗?”





她笑道:“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,当然要结发。”




他不再说话,将她柔顺的长发一把握在手里,剪子一剪而过,长至曳地的青丝全被剪了下来。




他站起身子,程潇望着他手中的长发,一愣。







黄明昊拿出一个瓷瓶,将瓶底朝向她,只见瓶底刻着一个“范”字。






“你可还记得这范姓男子?”






她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,她记得,那是一年前的事。





他接着说道:“我是他朋友。”





一语道醒梦中人,程潇了然。
















她是个精魂,但她想做人。






她必须得到七七四十九个异姓男子的发丝,可那些男子一旦发丝被她剪断,便会中情缠毒,生不如死。




唯有剪断她的青丝,才能破情缠毒。






黄明昊的身影消失时,程潇倒了下去,桌上的银梳轰然断成了两段。






程潇,银篦。








她不过是个银篦幻化的精魂,青丝断,银篦断,精魂散。








白色马蹄莲代表忠贞不渝,永结同心。











她是真的想和那个少年永结同心,所以她将那个该装他发丝的瓷瓶扔了。







她宁愿放弃为人的机会,也绝不愿伤他。







眸光模糊间,好想回到了半年前初见的那一眼,黄明昊捧着一株马蹄莲,微微一笑,唤她程姑娘。





她手里的那绺发丝,竟缓缓结成了同心结。




同心结,结同心。


生日会很棒!!!
为你骄傲!!!

0. 序



李希侃收到了A大的毕业会邀请。

他不知道这是哪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的恶作剧,毕竟他从来不是A大的学生,他与A大唯一的联系,只有那个叫毕雯珺的人。

不过就凭这个,他便如期赴了约。

席间,大家都因为他的到来而愣了愣,不

过,不少人都是毕雯珺的好友,与他相识,所以,倒也不至于让她陷入尴尬的境地。

然而,饶是如此,他依旧感觉自己格格不入,无端地感觉跟去A大找毕雯珺一样。

他在课堂上戴着耳机,一边听音乐、一边吃冰淇凌的样子,在A大那些循规蹈矩的好学生眼里,无疑是具有冲击性的,他们自然总是用试探性的眼神打量他。

李希侃便也干脆配合他们板着一张生人勿近的脸,恶狠狠地瞪着每一个盯着他看的人,于是,此刻,他不悦地站起身来,打算出去透透气。

毕雯珺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,正好与拉开椅子站起身来的他四目相对。

高大的少年走起路来慢悠悠的,笑眯眯的眼睛弯弯的。

明明是一张很有亲和力的脸,偏偏修剪整齐的发型当中突兀的露出两指宽的头皮,像是刀疤一样的形状,几分“土匪”气息扑面而来。

那是他熟悉的眉眼,带着几分疏离,明明外面
是炎热的天气,却依旧让人觉得发寒。

“毕雯珺……”

他叫了一声他的名字,明明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,却觉得如鲠在喉,而就这么一瞬间的迟疑,接下来的话便被突然闯进来的男孩打断了。

“抱歉啊,来晚了,”身高不低的男孩穿着红色的卫衣,像一团火焰一样蹿了进来。

他自然而然地揽住毕雯珺的肩膀,晃了晃手中的塑料袋,有些稚嫩的小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,“作为赔礼,给你们买冰淇淋了,每种口味都有,你们自己选吧。”

“香草味的,”李希侃走上前,眯着眼,他知道自己显得有些蛮横无理,却还是伸出手,霸道地重复了一遍,“有没有香草口味的,给我。”

他看了一眼毕雯珺,他愣了愣之后,别过脸去,可以没有看他。

倒是他身边的男孩忙不迭地在塑料袋里翻找起来,找出一个香草味的冰淇淋给他,他却只是敷衍地道了一声谢,并没有伸手去接。

不过,他觉得男孩眉眼间有种让他熟悉的感觉。

“还是收下吧,”男孩说,“特意给你买的。”

李希侃怔了怔,不难听出他话里有话。

于是皱起眉,更加仔细地盯着他看了看,明明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他,却不禁觉得他的名字仿佛就在嘴边呼之欲出。

男孩见李希侃沉默地站着不动,干脆将冰淇淋举到了他的面前:“这不,你最喜欢的口味。”

“连过生日时的蛋糕也都要香草味的,李希侃。”

李希侃听着他的话,脸色咻的变得比之前更加难堪了几分,明明甜如蜜的声音,却无端让他觉得凌厉得就像给了他一刀又一刀。

他忽然便将面前的脸跟记忆中的那一张脸重合起来。

那是黄明昊,那个黄明昊。

今夜归来不晚

预告

李希侃是毕雯珺藏在心里舍不得说出口的李希侃,而黄明昊,只是被学长当做兄弟的黄明昊。

刚哥生日快乐啊!既然成年不能叫小可爱了那叫大可爱成吗?
成年快乐!生日会快乐!祝你快乐!

小时候弹钢琴碰到讨厌的练习曲,常会想,有一个人可以帮我弹就好了。

后来渐渐长大遇到困厄,又想,有一个人可以听我讲话而不会厌烦就好了。

再后来,世界于我而言愈发复杂,很多时候,我的累得不愿想、不愿讲,于是想,如果有一个人可以与我分享沉默就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