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🍧流浪猫🍭

一团:团偏千

家族:团偏马,逸,源

乐华七子:团偏昊,丞

cp:凯源,凯千,源千,七折,嘉逸,源霖,文轩,鑫逸
皇权富贵

典型的乱炖女孩

注:只要你讨厌yjy我们就是好朋友!!!

现在的圈真是有意思哦!
什么叫玺达是坏孩子哎?
谈恋爱?有回应吗?玺达有承认吗?
没有。
再或者,你们以什么身份来诋毁他?
曾经粉丝?关心他的人?
别开玩笑了。
玺达已经变成普通人了,他不再是公众人物了。他做什么和你们有什么关系?
打着关心他的名号来诋毁他,别装了!!!
还有,说什么谈恋爱就是坏孩子,什么对他太失望的,请问这些事情跟你们有什么关系?
你们不是他妈也不是他爸,你们有什么资格管他???
最后,陈玺达已经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了,可以别再干涉了吗?!!
注:别撕我,没空!!

tyt出道会=yjy大型洗白会

一个劲儿的艹团魂,团魂没有谁闹的不知道吗?

呵呵呵呵呵

垃圾公司!!!

苦恋 (2)

没想到还有下文,很久以前的一个文了,嗯,希望大家喜欢!!

写的有点渣,不太连贯不要在意啊!


01

“你们怎么搞的!我是来给你们上课的不是来给你们整顿节目的!” 

裤子老师盯着敖子逸,眼里全是愤怒和失望 ï¼Œâ€œä½ ç­”应我的就是个屁。” 

李天泽闻言瞥过去,视线与坐在对面的马嘉祺碰了个正着,见马嘉祺露出虎牙悄悄冲他笑了笑,他无声的翻了个白眼,低下头勾勾唇。

有意思。

李天泽正想着,感受到身边的骚动,回过神瞧见一旁汗水涟涟的马嘉祺。

“你来这儿干嘛?”不去安慰安慰?他咽下最后一句 ã€‚ 

“天泽,要吃冰粉吗?”马嘉祺一边说,一边靠在他肩上,他身体一僵,正想躲开却被马嘉祺一把揽住,用气声呢喃:“别动,他们喜欢这样。天泽,我们都想出名不是吗?”

他乖巧的点点头,演技不错。

可不能输啊 ã€‚

“你吃什么吃你吃!” ä»–从地上弹起来,伸出手示意马嘉祺把手搭上去。

马嘉祺挑挑眉,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,用腰力起来,躲过那只伸出的手,趴在肩上在耳边说:“这样才足够亲密啊,贝贝。” 

喷出的热气让天泽微微皱眉,歪着头做出无辜姿态:“祺祺,别过分。”

马嘉祺嗤笑一声:“瞧,贝贝,老师来了,估计冰粉吃不了了。” 

果不其然,老师朝他们招了招手。

马嘉祺僵着身子硬生生地拽着李天泽往前走。

感受到身边那位揽自己的手开始微微冒冷汗,抱着看戏念头的李天泽也紧张了,“老师,有什么事儿吗?” 

裤子老师揉揉眉心,“马嘉祺,你跟我来。天泽没事多练练舞,你舞蹈部分还挺多的,架子还是不行,驼背也得改改。对了,把那谁,敖子逸叫来!”

李天泽瞅瞅呆愣的马嘉祺,憋着笑,乖巧的说:“好的,老师辛苦了。”

挣脱了束缚在自己肩上的手,没等老师说话,转身就回舞蹈室。 

马嘉祺盯着他的背影,暗想:这家伙,表面上挺顺从的,刚刚挣扎的也挺有力度的。

隔着一层门,李天泽歪着头偷偷看过去,在裤子上擦了擦已经黏糊糊的手,望着那个单薄的身影,轻吁口气。 æ‰“开门,不管不顾的大喊:“三爷,裤子老师找。”

刚刚完成舞蹈的张真源,弓着腰,微微喘气:“天泽,三爷早就去了。” 

李天泽歪歪头,表示了解了,用余光打量着正在抹汗的丁程鑫。

张真源喝了口水,瞧着在一旁愣神的李天泽,无力的招招手,“来,坐啊天泽,愣啥呢?” 

李天泽抿嘴笑了笑:“不了,怪热的,我一个人坐这儿就好。” 

张真源也不甚在意,转身扎入由贺峻霖带头闹自己的队伍里。

李天泽倒也乐得清闲,挑选了一处清凉处发呆,突然耳朵被塞了一只耳机,把他吓了一跳。 

“听听吧,这首歌挺好的。”

是《消愁》,不是原唱。

有些沙哑的歌声里夹杂着陈泗旭的声音,让李天泽想起许久没有的眼泪。 

他咬咬唇,安静的坐在一边,仿佛身边有一层防护罩,谁都无法融入。

陈泗旭轻轻直起腰,走到对面,拿起来张真源的手机。 

李天泽其实挺喜欢泗旭的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好似一阵风,随漂随走,云淡风轻。

但后来泗旭亲自和他说不是这样的, ä»–说他也很胆小,很怕一个人。 

但他从来不说,他喜欢憋在心里,喜欢一个人消解内心不该有的情感。

但他发现不行,他对那个人的占有欲太强了。

李天泽点点头,他懂的。

在大人眼里,自己一直都是乖孩子,学习名列前茅,钢琴十级,从小就演戏,做什么事都是尽力完成。

就这样,他像个木偶人,走着大人们规定的路,一步一步,看似脚踏实地,实则自己的能力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,一碰即倒。

他很想叛逆,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,但良好的家教,严格的父母,他只得一步一步。

他自己明白,乖巧不过只是外壳,肮脏才是自己的本质。 

02

周遭热闹非凡,李天泽轻轻掀开帘子,见外面光亮无比,霓虹灯、路灯、车灯,各种灯汇集在一起。

真是孤独呐。

“真是孤独呐。” èº«åŽä¼ æ¥å£°å“ï¼Œä¸ç¨‹é‘«ä¸€åªæ‰‹ä¾§ç€ä»–拉开帘子,背面看就像……像丁程鑫抱着自己。

李天泽一惊,正想躲开,丁程鑫微低头,落在他肩上。

拉过耳机:“消愁?” è§ä»–拘谨的点点头,丁程鑫低低一笑:“挺有品味的嘛!”

李天泽偏偏头,向边上走了走:“歌是泗旭选的,想听有品位的歌儿找泗旭,没事儿我还得还手机呢。” 

“不用,手机本来就是我的,歌也是我选的,找你自然是有事儿的。”

他慢条斯理地走过去,拉了拉李天泽的衣服,笑眯眯的望着他。

李天泽勾勾唇,抬起头迎上他的眼神,也眯起了那双大眼,看起来软软的,话却像利刀一样刺进了他的心上。 

“哦,怎么,敖子逸不要你了?另寻所爱了?” ä¸ç¨‹é‘«ä¾æ—§ç¬‘着,眼神冷了些。

一旁玩闹的贺峻霖察觉到不对劲,赶忙绕开话题:“哎,天泽,你刚和小马哥干嘛去了?小马哥呢?”

“一些小事罢了,小马哥教完咱三爷就回来了。” 

“教三爷?那……”

“贺儿,不早了,该睡觉了。”

李天泽甩甩头,依旧站在那里,看着他送贺儿他们出去,甚至还锁了门,说:“这是有多见不得人,连他们都不能知道?” 

“没有多见不得人。” ä¸ç¨‹é‘«é”å¥½é—¨åŽï¼Œå¾„直走向他,“只不过,不想让他们牵扯进了罢了。” 

李天泽闻言挑挑眉:“你还挺有仁德心的。”

丁程鑫笑着说:“不是仁德心,我喜欢单独寻猎。”

他靠上去,用腿抵着李天泽,咬着耳朵,含含糊糊地说:“天泽,粉丝们都说,你是猫,我是狐狸。那猫和狐狸谁会赢?”

他放开天泽,重新打开门:“天泽,我看中的猎物,势在必得。晚安。”

天泽盯着被大力关上的门,冷哼一声:“丁程鑫,可真是个麻烦。”

狐狸和猫,当然是狐狸赢了,只不过都吃错猎物罢了。

03

当敖子逸看到推门而入的是马嘉祺不是丁程鑫,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。

“敖子逸!”

见裤子老师的脸色越来越差,他赶忙站起来,讨好的笑:“裤子老师,怎么会是马嘉祺,老丁呢?”

裤子老师冲他翻了个白眼:“敖子逸,你少来,马上给我练好Summer dance,过几天,小丁得去北京没空。”

语罢,好似不放心似的叮嘱马嘉祺:“嘉祺,这孩子皮的很,拜托了。”

马嘉祺了然的点点头:“我是二哥,小丁担不下的也只能我去担了。”

马嘉祺客气的笑笑:“老师快去休息吧,不早了,明天还得劳烦老师继续找不足呢!”

敖子逸闭着眼,只听见关门的声音。

睁开眼却发现马嘉祺在脱衣服。

“哎哎哎,你干嘛!”

“脱衣服啊。”马嘉祺有点奇怪,“待会儿练舞这衣服有点热。”

见敖子逸又像鸵鸟一般低着头不言语,便还是找话题。

“哎,你就不问问为什么老师让我教你啊?”

“因为我跟老丁太熟了。”

“嗯?”

敖子逸终于抬起头,揪了揪毛:“因为我俩太熟了,上课总会闹,老师又管不住,所以就让你来了呗!”

“你觉得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吗?”

敖子逸没理会马嘉祺的自言自语,招招手让他过来。

马嘉祺乖乖的走到他面前,低下头。

只见敖子逸怪异一笑,手表从手腕滑下,而被束缚的血也随着飘落的纸巾一滴一滴流到练习室的地板上,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,一股带着铁锈味儿的香气在空气中渲染起来。

马嘉祺缓缓地攥紧了冰凉的指尖。

“呃,好玩吗?”推门而入的张真源打破了这种气氛。

“噗……”一直在掩饰形象的敖子逸终于憋不住,“哈,哈哈,小马哥,你……”

“小马哥,你啷个回事哦,这么假的把戏你都信?”唯一的小学生在一旁吐槽道。

“什么事儿,这么好笑?”丁程鑫也进来看着他们笑。

马嘉祺盯着他狭长的眼尾,温和的笑了笑:“没什么,被这群People给耍了。”

“老丁,看!”敖子逸把手腕伸到他面前,丁程鑫被吓了一跳,笑道:“你没事儿吧,没事儿弄这种玩意儿?”

向后面摆摆手,摄像老师看到机器里的素材,安静的走了出去。

“嘉祺,不早了,你先带那几个疯子去睡觉吧。”丁程鑫拿出卫生纸擦剩下的“血迹”,突然又把他叫住:“对了,三爷这儿我教他。”

马嘉祺顿了顿握门把的手:“行。”

丁程鑫等没了喧闹声音后,淡淡的盯着他:“不想被他发现就注意点,这招只能用一次。”

敖子逸没说话,把弄着沾了些许“血迹”的手表,丁程鑫气的夺过来:“敖子逸!”

“丁儿,瞧,手表还在这儿,还得还给他。”

“敖子逸,你要瞒,我帮你瞒;你要演,我陪你演,咱俩是兄弟,要瞒一定瞒得过。但是,敖子逸。”他深吸一口气,“过去的就过去吧,别再揪着以前不放了。”

“那你呢?”他直视着丁程鑫,像一只受伤的小兽,喘着粗气,“我揪着不放?丁程鑫,到底是谁没放下以前?你让马嘉祺送他们睡觉,让马嘉祺陪你练舞,陪你编舞,明里暗里黏在一起,仅仅只是因为熟吗?”

“够了!”丁程鑫红着眼眶吼出来。

敖子逸用手狠狠的掐着自己,眼眸里闪着悲伤,绝望和说不出的光。

丁程鑫使劲咬着唇,麻木的身体终于从唇部传来刺痛感,他拉开门:“敖子逸,别闹了。”

“啪嗒。”转了几圈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心引力落了下来。

敖子逸缩着手用衣袖擦去那几滴痕迹。

“丁程鑫,我没闹啊。”




03

“李天泽,怎么回事?”

瞧着马嘉祺因气愤而扭曲的脸,李天泽气笑了:“马嘉祺,你说这话就没有一丝的愧疚感吗?”

已是深夜,暗淡的夜由一轮明月点亮,月光冷冷的洒在地板上,李天泽同月一般清澈的眼神直直的射进他的心脏。

他握握拳:“算了,早点休息。”

李天泽一个人依偎在角落,由镜子反射的月光在地板上映出了光洞,他看到外面一片漆黑,楼下的车灯光和路灯光交织在一起。

有点可惜啊。

终于甩甩手,用力撑起已经发麻的腿。

推开门就看到对着电梯门发呆的敖子逸,李天泽撇撇嘴,真想装作没看见,低着头走过去,怎奈被他叫住。

“小伙子,这大半夜的,不怕遇到鬼啊”

已经遇见了。

李天泽腹诽道,嘴上却说:“没事,我不怕。”

敖子逸在心中思索了一下,犹豫的问:“天泽,你是不是和小马哥吵架了?”

见李天泽脸色变了,赶忙说:“我就说吧,刚才我看到小马哥气冲冲的走出来,见了我也只是闷闷的打招呼,小伙子,要是做错了就道歉,小马哥……”

“三爷。”李天泽几乎被气笑了,“你凭什么认为是我的错?”

敖子逸瞧着一脸讽刺的李天泽,似乎还没适应,结结巴巴地说:“没有,就我见小马哥……”

李天泽盯着他:“三爷,自己的事儿没弄完,就不要管别人了。”

语罢,踏进了电梯,对着敖子逸乖巧的笑:“那晚安了。”

敖子逸站在原地,撩了撩长过眼睛的刘海,“啧,李天泽你最好别说出去。”

被尿憋醒的贺峻霖看到敖子逸在电梯旁自言自语,不禁打了个寒颤:“三,三爷,大半夜的不睡觉,站这儿招鬼啊!”

敖子逸顺势搂上他的肩:“对啊,招你啊。”

贺峻霖没忍住翻了个白眼,敖子逸已经走到前面。

贺峻霖突然发现敖子逸的孤单。

他拽住敖子逸的袖子,无头无脑地说:“敖子逸,你该剪刘海了。”而后躲进了厕所。

敖子逸捻捏了一下还有一丝温热的衣袖,苦涩地勾起唇。

还记得以前有人夸过自己眼睛好看的,可是那个人呢?

敖子逸抬起眼,手机光浅浅的映亮了他的脸,最后只有“哒哒”的声音回响在楼梯间。

另一侧的手机闪着蓝光,玩偶兔子长长的粉毛被照成紫色,窗帘被夜风轻轻吹起。

呼啦呼啦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终于打完了!(感谢上天)

最后留个小疑问:敖子逸最后给谁发的信息呢?

我觉得提示的很明显了吧!

升入初四后就像得了抑郁症一般。

你们有谁经历过明明拼劲全力跑完全程,却被老师骂不够努力?我刚刚经历过。

长大




记得小时候,遇到喜欢的东西,哭闹也要抢过来;如今,遇到喜欢的物品总是拱手让人。

以为这是礼貌。

遇到看不惯的事总是口无遮拦毫无顾忌的说出来;如今只有那紧闭的唇和躲闪的眼神。

以为这是礼貌。


生气了,总是横对方一眼,发誓永远都不会在有牵扯;如今只是带着笑容虚假的道歉,而后真的再无牵连,因为你们本就毫无牵连。

以为这是礼貌。

但自己明白的,这只是懦弱罢了。



和朋友聊到午夜再互相道句晚安,心儿像被暖暖的炸开,躲进暖洋洋的被窝里,已是满足;如今,看着旧友们的联系方式,却连打开聊天界面的勇气都没有。


以为这是长大。

看到死去的兔子,眼睛红红的一边抽噎一边挖土还在上面插上根胡萝卜,抹着眼泪也不肯大哭出来,因为丢人;

如今,看到自己精心饲养的宠物离开,仅仅只是把笼子和饲养碗扔回无用箱里,回到电脑旁继续工作,泪水打湿了键盘也是死死咬着唇不出声,因为不想软弱。


因为这是长大。




为什么长大心就一点一点的冷硬,看着与同事的聊天记录,只有礼貌的回应和简单的再见。突然就想起和朋友打趣骂浑的时候,最后在留给两人唯一的温柔。






因为长大,该舍弃的就该舍弃;因为长大,该疏远的就该疏远。



我不想长大……

祝虽然已经19岁但在我们心里仍是凯三岁的王俊凯,

生!日!快!乐!


希望你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,

玩自己喜欢的音乐,

唱自己喜欢的歌,

和自己心目中最重要的人快快乐乐,

能和许久未见的父母吃一顿温馨的团圆饭!!!

(6)所爱已逝,所得已失,他是真的累了







宋亚轩最后还是被传召,上了法庭。





对方不愿善罢甘休,其雷霆手段甚至惊动了张真源的父亲。




商业集团内斗,宋亚轩不愿有太多牵扯,但他这种无权无势的平民,注定会成为战争的牺牲品。





一审结束时,案子仍没有结果。




那天他去医院续交费用,却被告知已经有人交全。




ICU的费用那么高,他想不出有哪个穷亲戚会雪中送炭。




那时 ,宋妈妈被化疗折磨得不成人形,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。




他守在床前给宋妈妈读报纸上的新闻,一条条浏览下去,在头版竟意外地发现了刘耀文的影子。





报纸上的他年轻英俊,是无数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模样。




报纸上冠冕堂皇地解释了他是房产大亨刘氏的儿子,多年前被仇家抱走后,一直杳无音信,近年才寻回,但其中的曲折,明眼人都看得出,不过又是一个私生子认祖归宗的戏码。





宋亚轩回头看着气若游丝的妈妈,妈妈眼角的泪水说明了一切,母亲知道刘耀文的身世。




那这些年的养育之恩,只是为应付不时之需?





恍惚间,宋妈妈的心电图成了一条直线




病房里一片兵荒马乱,但宋亚轩连心疼都感知不到,他又该怎么提起,将他送上法庭的集团大亨,正是刘耀文的父亲?




不知过了多久,有人敲响了门。





在一片斜打进来的日光里,刘耀文长身鹤立,表情看不分明。





宋亚轩眼泪汹涌,强忍着喉头的苦涩,但他知道,那个勉力撑起来的笑有多可怕。





“多谢你了,刘耀文。”




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直接喊出他的名字了。






之后的刘少爷、刘先生,都和以前的他没有关系了。






他倚着门框,良久后才出声:“道谢的应该是我。”



但他丝毫不觉得感激。



他把心给了他,早就收不回。若没有张真源,也就不会有这场尔虞我诈的角逐,他更不会被刘氏的人发现。





但他还是他,可以完全只给他一个人的他。




可命运这道枷锁已经丢了钥匙,谁都打不开。




举办完宋妈妈的葬礼,刘氏集团扔在步步紧逼。



就在宋亚轩以为不会再有转折的时候,张真源忽然找上门。




当时他身心都处在混沌里只听到他说刘氏答应收手,却并没察觉他行色匆匆里的异样。




所爱已逝,所得已失,他是真的累了。





客厅的茶几上,还留着半个月前的报纸,上面的刘耀文面色从容如同深水,骨子里都散发着洗不掉的桀骜和贵公子气息,宋亚轩再怎么数,也数不出那里还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东西。





他答应了张真源的条件,决定暂时离开国内,前往洛杉矶继续深造。



那天在机场,宋亚轩等到航班即将起飞,都没见到刘耀文。




他早给他发了消息,可一直没有等到他的回复。



最后是张真源将他劝上了机,二人在洲际酒店下榻。





那段时间里,宋亚轩又开始失眠。




天台有一个小小的酒吧,彻夜不打烊,是个打发长夜的好去处。





听天文台说今晚有流星雨,不少男女聚在天台观星,这里熙熙攘攘的,并无宋亚轩的立足之地,他七绕八绕,忽然在角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是正在讲电话的张真源 。




他的语气透着烦躁,声音不太清晰,但他还是捕捉到了“刘耀文”“谈判”的字眼。




他心中一凛,走过去,拍了拍他的肩:“你的分公司,怎么会扯上刘耀文?”




一见到他,一向从容的张真源差点没拿稳手机。这一回,他知道自己瞒不过他了。




刘氏哪会那么容易收手,是张父使了点儿手段,抓住刘氏认回的私生子,施以威胁,刘氏才答应放他们一马。




刘氏长子在前些年意外身亡,刘氏怎么也得保住刘耀文这根独苗。




“说出来,轩儿,你也许不会信。”暗蓝色的苍穹下,张真源露出一个苦笑,“这条计,是刘耀文找到我父亲,提出来的,为了你,他心甘情愿当人质。”




刘耀文的身上,多的是他不知道的事。




刘耀文千方百计想保下宋亚轩,却没料到他会选择离开。



发现端倪后,他挣开张家管制,却在赶往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,抢救了整整十三个小时,现今依旧生死未卜。


宋亚轩几乎没了魂,下意识就打算回房收拾行李,平时温柔如水的张真源此时露出了商人精明的一面:“轩儿,我的心意你应该知道,我不求你能全心全意接受我。”他紧紧拥着他,“但刘氏早就查清了内情,你回去是羊入虎口,改变不了什么。”





所以的证件都被他暗地里拿走,宋亚轩第一次尝到了绝望的滋味。




天台的风猎猎吹过,他忽然想,如果就此一了百了,是不是就能魂归故里,再次见到那个人?





可身上的桎梏,他怎么也挣脱不开。




狮子座流星雨降落在地球上,声势浩大。






等待已久的人们欢呼雀跃,宣告一场盛大狂欢的来临,独留他一人,品味在人群里被遗落的孤寂。






那夜,他缩在房间的角落里,找出来一直带在身边的传声筒。




杯壳有点脆了,宋亚轩小心翼翼地握着它,像许多年前那个夜里一样不断轻唤:刘耀文,刘耀文。




可这回,没有人再回答。










01 后会有期




”




那年夏天刚刚开始,敖子逸攒够了假期和死党一同自驾游,从莫斯科沿路开到吉尔吉斯斯坦,一路放着狂热的音乐,趁夜赶到了伊塞克湖。


三个人在湖边上支上帐篷,生起火堆,就着星光七嘴八舌说着最近的烦心事,酒瓶碰得叮当响。





后半夜,死党睡得挺熟,敖子逸头晕,十分难受,摇摇晃晃地从帐篷里出来,就着湖水洗了把脸。





忽然,他隐约听见有人喊他,回头一看,是一个身穿白衣的身影,月光下他鲜血淋漓的双手格外醒目 ï¼Œä»–吓得“扑通”一声栽进水里。






他喝了两口带土的水,深夜的呐喊声在头顶凝成两个即将炸裂的水泡。







他好不容易从水里钻出来,吃了一嘴的沙子,湿漉漉的爬上岸,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,酒瞬间醒了一大半:“我去!”



“你没事吧?!”丁程鑫蹲在他旁边关切地问。




他用外套包裹着一团可疑的物体,身上只有一件白体恤和一条睡裤,露出来的手臂白得很不正常。



敖子逸有点生气:“你是人是鬼?”





他没有回答,伸手指着停在远处的越野车:“那辆车是你的吗?”





敖子逸低头看了一眼地上,有影子,是人。






他心有余悸地点头:“没错……”





丁程鑫得到答案后,缓缓打开手里的布包。




敖子逸下意识地挡住眼睛,生怕看到什么恐怖的血腥物体,只敢从指缝里悄悄地看过去。





这一看,他发现他小心翼翼怀抱着的,居然是一只红灰色的小狐狸。









“它身上中了枪,子弹穿胸而过,不知道活不活得成。从这里到最近的兽医院有很长的一条路,这么晚了,我实在找不到车,你可不可以送我一程?”








丁程鑫恳求道说,“我不会让你白出力的。”








敖子逸看了他一眼,旁若无人地脱掉湿透的上衣,光着膀子钻回了帐篷里。






丁程鑫心里一沉,以为没戏了,却又看到他衣着整齐地从里面走了出来,对他晃了晃车钥匙:“我进去换件衣服而已。”





视线清楚以后,二人都看清了对方的脸,突然异口同声道:“是你!”





然而,老友相见,无暇叙旧,因为小狐狸命在旦夕。





从隔壁帐篷里传出来的微微打呼声证明那两人睡意正沉,要喊他们起来估计是做不到了。


敖子逸想了想,把垃圾袋放进汽车的后备箱,留下所有的食物,然后开车带着丁程鑫绝尘而去。





“就这么把你朋友丢在这里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



“那两人睡得沉着呢,你浇盆水,他们都未必会醒,先让他们睡着吧,等送你过去了,我就回来。”




他关上窗户,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他有些发抖的肩,说,



“你后面有一个蓝色背包,里面是我的衣服,你自己找件外套穿。”




丁程鑫摆摆手:“谢谢,不用了。”




敖子逸撇撇嘴:“嗯,我倒是无所谓,你觉得不会吓到别人就行。”




丁程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他也是迷迷糊糊地从房间里跑出来的,刚才太着急,所以没有发现,现在才倏地察觉,他的衣服已经湿透了,还夹杂着些许的血迹。



他有些尴尬,便默默打开背包,取出一件黑色上衣套在身上,道:“谢谢。”



车子颠簸的时候 å°ç‹ç‹¸å‘出“吱吱”的叫声,敖子逸放缓了车速,偏头看了一眼。





这是一只沙狐,毛茸茸的尾巴盖住了它流血的身体,丁程鑫简易包扎勉强保住了它的命。




他问:“怎么会伤成这样?”



他一个大男人看着都心疼。





“好像是当地的猎人在捕杀狐狸,我听到声音后出门,就看到他窝在一片草丛里,差点被我踩到,幸好我那里有一些止血的药。”



车子开了两个小时以后,到了一家兽医诊所,只是此时是凌晨四点,无人坐诊,敖子逸硬是粗暴地砸门,邻居被吵醒以后联系诊所主人,十分钟后医生匆忙赶到,总算拯救了那只奄奄一息的沙狐。






还好没伤到主要器官,也及时止血了,狐狸在手术完后一直沉睡,两个人同时呼出一口气:“真是万幸。”




敖子逸外出买了三明治和咖啡回来,丁程鑫道了谢,找了根皮筋把稍长点的刘海扎起来,端起咖啡喝了一口。





吃过早饭后,他的面部才恢复了血色,大概放下心来,他的神色也不似一开始时那么紧张。





敖子逸坐在他右面侧头打量,发现他还是那么……漂亮。




“对了,你怎么会听到猎人捕杀狐狸的声音,还到得那么及时?”




“我在拍一段纪录片,就住在那附近的一间木屋里。”





敖子逸“哦”了一声,心里像是打开了某扇大门。




丁程鑫付了敖子逸车钱,又看了一眼身上的外套,外套已经沾了血,虽然是黑色,看不清血渍,但袖口的白色条纹已面目全非。


他再次掏出钱包:“我赔你吧!”




“算了吧,你到时候直接把衣服给我就行,不碍事的。我得赶紧回去了,那两家伙醒了以后,不知道怎么骂我呢!”





敖子逸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,伸出右手,朝他微笑:“后会有期。”




他握住他温热的指尖:“再见。”

(5)没什么志愿,宋亚轩就是我的志愿。

京城的大雪几天都没停,清晨,宋亚轩下楼走得急,被雪眯了眼,糊里糊涂撞上一个“雪人”,慌忙道歉,那人却摘掉围巾,露出一个他熟悉的浅笑。

“耀文儿?你来多久了?”

看着周围做着各种鬼脸的小雪人和他通红的鼻尖,宋亚轩仍不敢置信。

刘耀文为制造惊喜,没舍得打电话叫醒他,在雪地里站了几个小时。

当然,这些他只会藏在心里,不会说出来。

“你也真任性,说来就来,招呼也不打。”

听说宋妈妈病情稳定,宋亚轩舒了口气。

暖室里,他一边数落刘耀文,一边包饺子。

他只耷拉着头,眉眼间却是掩不住的欢喜,正侧着头想说什么,门铃响了。

提着食材的男人笑容亲切,颇有主家气势,而听宋亚轩唤他“张师兄”时,刘耀文的脸色瞬间冷了下了。

宋亚轩为方便研讨项目,租了张真源的房子。

他向张真源提起过这个弟弟,原以为两人会志趣相投,但餐桌上的气氛并不融洽,刘耀文要么不说话,一说话,总是话里有话。

场面一度尴尬,当张真源问起刘耀文的志愿时,刘耀文只意味深长地瞟了宋亚轩一眼。

“没什么志愿,他就是我的志愿。”

宋亚轩刚好吃到包着硬币的饺子,牙龈都咬疼了。

透过餐桌上的腾腾热气,刘耀文的容颜,如毡尖笔一笔一划描出般。

他第一次觉得,刘耀文真的长大了,以为他已经看不懂他了。

刘耀文看着张真源,横眉如利剑出鞘:“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,你知道吧?那你知不知道,有句话叫‘近水楼台先得月’?”

“耀文儿,你还小!”见刘耀文越说越离谱,宋亚轩忍不住摔了筷子。

他正要跟张真源道歉,刘耀文忽地把碗一推,猝不及防将他拉进怀里。

“喂我。”

宋亚轩简直震惊。

“你不是说我小吗?那你喂我吃,陪我睡,反正我还小。”

他曾见过刘耀文偏执的一面。这些年他藏的很好,他还错以为他是真的变了。

他们僵持不下,张真源起身,狠狠地给了他一拳,他没还手,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便出了门。

宋亚轩想去追他,但风雪漫天,他敛着的眉,他转身后的背影,他的惆怅和伤心,都看不清。

他何时真的看清过他?

那天不欢而散后,刘耀文仿佛销声匿迹了。

夜里宋亚轩照常和宋妈妈视频,有意说起他的近况,病床上形销骨立的妇人却露出了迟疑的表情。

“耀文儿他,早就辍学了。”

宋亚轩心中一震,仿佛呼吸都停了。

一年来,他忙的焦头烂额,从来没有仔细体会过他们话里的真假,更没有想过,刘耀文会为了极度厌烦的家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。

他想起了他脸上的疤,手上的茧,明明是工地里弄出来的伤,而他说的摔的,他竟也信了。

命运的大浪一波又一波砸来,宋亚轩参加的项目也出了乱子。

他和张真源所在的团队谈的一桩案子被指出供货质量不达标,多名消费者住院后,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,甚至牵连出了政府官员。

换作以前的他,肯定不会多在意,可他现在做不到从前那样洒脱。

那天他随张真源前往对方公司,做最后谈判。

观景电梯内,他瞥到另一架电梯上的少年,如墨的碎发掩住他含着锋芒的眼,电梯一升一降,只有惊鸿一瞥。

可他认得出,那是多日未见的刘耀文。

没想到吧!这回有我们的张公子出场!!!

不过真的很抱歉了,第一次写关于张真源的竟然是反派!!!

接下来开始虐了啊!